武汉归来记者说④

 常见问题     |      2020-05-06 10:07

王铮是河南日报新闻摄影部记者,2月24日作为河南省赴武汉疫情防控宣传报道摄影小分队成员来到武汉,为全国援鄂医疗队医护人员拍摄人物肖像,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定格下一张张可敬的面孔。要做到4.2万名援鄂医疗队员的全覆盖拍摄,时间紧、任务重!

当得知单位要派一名摄影记者赴武汉采访的消息后,我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就报名参战。作为摄影部一名年轻的党员,在这种时刻一定要冲锋在前,同时我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在新闻事件发生时永远都要进入到一线拍摄。

到达武汉当晚,我们就立即与中国摄影家协会赴湖北抗击疫情摄影小分队汇合,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李舸为我们介绍了本次拍摄的任务:为全国支援湖北医疗队的四万多名医务人员拍摄肖像照片,每个人一张、不戴口罩、露出笑容的肖像照片。这个数量级的拍摄任务,在我之前的采访拍摄过程中是前所未有的。另外这次拍摄任务跟以往不同,“疫情”是看不见的敌人,因此采访难度特别大。疫情指导组特别强调了注意事项:一是作好个人防护,保护好自己,才能打败敌人;二是严格执行政治纪律,在采访拍摄中绝不能影响干扰医护人员的工作。

在开始的阶段,我们三人一组在驻地、医院蹲点,等候拍摄从隔离病房换班的医疗队队员,有时一个地方我们要跑好几趟,或者要待上快十个小时才能拍到有限的队员。我们的防护物资是短缺的,在医院工作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蹭饭”。带着沉重的拍摄设备回到驻地的时候,我们还要花上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给衣物、设备以及自己全身进行消杀。这样的情况很快有了好转,报业集团从郑州为我们寄来了相关设备以满足全天候全时段的拍摄需求,在做了大量统筹协调工作,我们的工作迅速覆盖所有医疗队,情况越来越顺利。

在拍摄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是医护人员英勇无畏和无私奉献的职业精神。很多白衣天使的额头上、鼻梁上都有深陷的勒痕,那是长时间穿戴严密医疗防护器具勒出的伤痕。可以想像这些迎着病毒逆行的白衣天使,是如何为成功阻击病毒、拯救更多患者、尽早完胜疫情而奋斗的。这些伤痕,见证了他们的无私奉献。

拍摄肖像照片需要与被摄者进行交流,调动他们的情绪,才能抓拍到精彩的瞬间。医护人员对我们拍摄还是非常欢迎的。在拍摄时,我们也尽可能营造相对轻松的氛围,希望他们能够在救治患者之余,稍微纾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在拍摄锦州第二医院21岁的护士吴筱屿时,希望她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拍摄信息。结果她刚说到:“我想父母了……”突然失声痛哭,后来哭到不能自已,实在拍不下去了。这时的我也泪流满面。我想我正是以相机为媒介,与医护人员交心,也为他们提供了一种释放情绪的理由和机会。很多医护人员说,来武汉已经一个多月了,这种交流和释放是他们从没遇到的,也是最需要的。在特殊时期,一张照片也许对旁人没有意义,但对他及亲人就是最好的纪念,我们和相机也不再是陌生人和冰冷的设备,而就是他们的父母、爱人和孩子。

在病房里,我看到的最多的画面就是患者与医护人员相互鼓励、相互打气。很多病人都非常乐观,对治愈充满了信心。在采访中,很多医护人员不愿意宣传自己,怕家人担心,同时觉得这只是自己的职责所在。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医护人员的伟大。

面对抗击疫情的众多面孔,我常常被感动着、激励着,为他们拍摄肖像的过程就是荡涤心灵的过程,就是情感汇聚的过程。

在拍摄过程中,我们河南摄影小分队的队员们与全国援鄂医务工作者结下深厚友谊,有不少医护人员加了我们的微信,希望早一点看到照片。我们在拍肖像间隙为他们拍合影,还采访拍摄了各医疗队主题党日、“三八”节庆祝活动、生日会、减压放松游戏等,并为他们录制短视频等,也以此来表达摄影人的心意。

作为中国摄影史上首创、世界摄影史上罕见的一次集体行动,为4.2万余人拍摄肖像的重大工程,让我们参与其中的摄影工作者见识了4.2万余张可爱可敬的面孔,听到了4.2万多个感人至深的战“疫”故事,感受到4.2万多份心灵共鸣的信任,更经历和收获了4.2万余次情真意切的感动。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创举,这是一项意义深远的工程。从国家层面组织开展这样的主题摄影记录,既为疫情防控营造了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的舆论氛围,更成为饱含人间真情的视觉抒写和充满人性光辉的艺术创作。

在完成中央指导组拍摄肖像照的同时,我们积极拍摄报道我省支援武汉医疗队的感人事迹,通过报纸、客户端、新媒体等各种形式传播。3月8日我与新媒体同事共同拍摄制作了短视频《河南医疗队女神集合》;我在客户端“金视界”栏目,连续刊发《最美笑容》《与时间赛跑为生命护航》《河南湖北医疗队的万水千山情》等稿件,在报纸上也刊发了《花开两地 豫鄂同春》《防护服上的美好祝愿》《“天使”的保护神》等摄影报道。这些都在河南日报全媒体平台进行传播后获得了广泛关注和热议。

在武汉期间,我们摄影小分队为拍摄抗疫前线生动画面,走进武汉大街小巷,从最北的黄陂区到最南的江夏区,每天每夜采访车辆都穿梭行驶在长江两岸和武汉三镇,累计行驶里程九千多公里。

在武汉奋斗35天,又经过14天的隔离,我终于回到了报业集团这个大家庭。对于一名摄影记者,用手中的相机纪录这个特殊时期,逆行武汉为支援武汉医护人员“天使”造像,留下他们在武汉抗击疫情一线的“真容”,用摄影的力量讴歌英雄,记录壮举。是一名党报媒体人的责任担当,也是我毕生最难忘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