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茶都,茶香满城杭州茶人、茶事、茶文化,尽显

 常见问题     |      2020-08-10 07:24

  九溪烟霞有座林海亭, 亭上有副古楹联, 上联是“小住为佳, 且吃了赵州茶去” , 下联是“日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

  杭为茶都,饮茶之风,历史千年。杭州“三面云山一面城”的城市空间布局,像极了一间大茶馆,舀一勺虎跑水,品一壶龙井茶汤,茶香满溢。

  一副古楹联,恰如其分地诠释了“禅、茶、乐、水、香、花、戏”的杭式气韵;一杯杭茶,牵引着古今无数文人墨客之情怀,抒写着杭州历史文脉,以茶养性、以茶会友、以茶示礼、以茶论道、以茶养心,“茶文化”这一极具东方品质的特色文化载体,在杭州人心中根深蒂固。

  杭茶历史,从天竺、灵隐开始

  很少有一样东西,像茶一般,既具有精神气质,又有物质内涵。杭州产茶,初见于南北朝时期,相传是诗人谢灵运在杭州下天竺翻译佛经之时,从天台山引种而来。

  西湖龙井茶的历史,可追溯至唐代茶圣陆羽的《茶经》:钱塘生天竺、灵隐二寺。当时,西湖产茶基本集中在天竺、灵隐一带,僧人在寺旁开山种茶,自种自采、自制自用,也用来招待香客。

  据记载,唐代杭州的茶树大多种植在寺庙旁的北高峰、天竺、白云峰一带,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温度适中,雨量充足,加上适宜茶树生长的酸性土壤,灵山秀水、鸟鸣涧幽的生长环境以及茶人的悉心照料,为杭州产茶奠定了良好的品质基础。这些茶叶,也成为西湖龙井茶的源头。

  茶圣陆羽钟情于西湖的山水胜景,灵隐的静谧奇幽,更属意这里的山间草茶,天竺、灵隐二寺所产的茶在当时被认定为全国名茶之一。同一时间,余杭、富阳、临安、建德、淳安都已形成一定规模的产茶区,所产的茶叶也列入地方土产名录。

  杭人饮茶,千年多变化

  茶,本是一片树叶,最初与人类相遇时,被当做是一剂解毒药方。数千年来,中国人逐步将它演变成一款饮品,一场修养身息的茶道。

  自唐代以来,杭州人喝茶的方式一直在变,唐代人将嫩叶采下后制成饼茶,以煎煮的方式,连茶带汤一起饮用;宋代人创造了点注的喝法,茶饼需碾成末,用“盏”饮茶;明朝人一改吃茶的传统,烦琐的煮茶、点茶被撮泡法取代,杭人品味到了茶叶泡水的清香,此时,也出现了茶壶、茶杯、盖碗等一系列茶器,茶道也应运而生。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杭人饮西湖龙井的方式变得简单而直接,更注重生活化,茶人倾向于选择一个透明的玻璃茶器,85℃水注入杯中,茶叶在水中翻滚,清晰可见。茶客喜爱绿茶其清汤绿叶的品相,浑然天成的黄绿二色,恰似中国水墨画的墨迹,浓淡两相宜,味道更香郁。

  喝茶可以是一件简单的事,也可以是一件复杂的事。茶人讲究好茶配好水。明代文人高濂在《四时幽赏录》中提到: “西湖之泉,以虎跑为最。两山之茶,以龙井为佳。谷雨前,采茶旋焙,时激虎跑泉烹享,香清味冽,凉沁诗脾”。龙井茶配虎跑水,此乃西湖双绝。

  至今,取虎跑水泡茶的习俗,一直为杭州人所保留,每日清晨拿着空水瓶去虎跑取水的人依然很多。

  杭州产茶,何止龙井一味

  杭州的春天,最初是彩色的,阳光满城,百花争艳。进入三月中旬,绿色的帷幕拉开,茶成为春天舞台的主角。从龙井村、龙坞茶镇到富阳、淳安,杭州所有的茶区都苏醒了。

  杭州是西湖龙井的主产区,据农业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杭州的西湖龙井茶种植面积共有22521.6亩,产量达528.3吨。杭州茶好,得益于杭州一些产区的沙质土壤,使西湖龙井茶散发着一股嫩板栗的清香,而上等的龙井,更是能散发出淡淡的兰花香气或豆花香。万历年《钱塘县志》也有记载,“茶出龙井者,作豆花香,色清味甘,与他山异。”

  在杭州,西湖龙井主要有五大产区,分别是狮峰山、龙井村、云栖、虎跑和梅家坞,这些产区,自然也是外国游客最爱的赏景、品茶之地。

  当然,杭州茶香不只龙井一味。九曲红梅、湘湖龙井、径山茶、拔山高峰、天目青顶、雪水云绿、千岛银珍,曾经都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佳品。如今它们作为特色茶品牌,在杭州茶会中,各占一席之地。

  龙井,是茶名、地名、村名,杭州的茶农大多知道龙井茶的各种典故。过去,茶忙的时候,会有很多爱茶之人寻访到茶农之家,住了下来,与茶农一起采摘、炒茶,这些被称为茶亲的远方茶客,一方面想品尝到新鲜出炉的龙井茶,更想借机体验一杯好茶背后的艰辛与甘苦。

  时下,茶亲已罕有,但茶季到来时,每个茶区、茶村,均茶客满棚。杭州西南山麓,“万担茶乡”龙坞,因是西湖龙井茶最大的原产地而闻名。山水环抱、森林葱郁、茶园连绵、民风淳朴,钱塘与西山将之拥抱,处处呈现出原生态的江南农耕之特色。每年茶忙时节,千余名来自安徽、江西的采茶工走进龙坞茶镇,进行为期20多天的茶叶采摘,即便是深夜,茶农家里的炒茶机也在忙碌地运转着。在此期间,每天都有来访的茶客,前来观摩炒茶过程,并坐等新鲜出炉的茶叶。

  茶如人生,每个茶人有自己的茶道

  茶是一种人生,按中国汉字的书写方式,茶,是人处在草木之间。著名茶人王旭烽在纪录片《茶,一片叶子的故事》中写到,茶是人面对自然的态度,也是面对内心的态度,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因茶而生,以茶为伴,他们叫做茶人。

  沉浸茶世界、痴迷茶事数十年,王旭烽把自己对茶文化的探寻与研究、感悟与心得撰写成了《茶人三部曲》,讲述杭州一个茶叶世家的兴衰沉浮,以忘忧茶庄几代茶人跌宕起伏的命运故事,茶业兴衰、茶人情致互相交映,展现杭州茶人的气质和风韵。这也正是近代杭州茶人的命运长卷。

  眼下,杭州各大产茶区,每一个茶村,都有属于自己的茶人、茶事和茶经。55岁的黄祖华是龙坞当地名气响当当炒茶王,手下徒弟六人有余。他出生于茶园,是黄家的第三代茶人,从小耳濡目染、深谙制茶之道,成年后,他的生活作息,总是与茶相关。

  春季谷雨前后,都是茶农一年中最忙碌的时段。采摘的鲜叶从下锅到出锅,环环相扣,其间,锅不离茶、茶不离锅。众所周知,茶人炒茶,炒制期间,全程高温,无论是杀青还是辉锅,温度都在150℃~200℃之间,即便是粗犷、耐高温的双手,都免不了烫出水泡的疼痛。

  每一个茶人,也有自己的茶道。黄祖华的炒茶之道,是近40年来一点点总结出的经验,“炒茶就像写字,同样的手法,但每个人出品的茶叶就千差万别”。抓、抖、搭、塌、捺、推、扣、甩、磨、压,从炒茶十大手法到锅温设定,他都有自己既定的标准和秘诀。

  黄祖华说,茶田是龙坞茶人的全部财产,采茶、制茶、饮茶,这也是龙坞茶人的主要生活,世代传承。他的生活与感受,正是所有杭州茶人的写照。

  谷雨盛宴,全民饮茶、活动丰富

  饮茶最佳时节莫过于春,谷雨前后的一个半月间,是杭州人一年一度的重要茶事和民间的茶礼文化盛宴。杭州茶文化博览会,迄今为止已举办了12届,其间会陆续举行西湖龙井开茶节、西湖双绝会、河坊街民间茶会、云林茶会等五大板块、30余个项目。

  目前,包括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中国茶叶学会、中国茶叶博物馆、国家茶叶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等十大国字号涉茶机构均在杭州,杭州茶文化博览会,自然非同凡响。从全球各地慕名赶来的茶客,在杭州品茶香、吃茶点、听戏曲,参与斗茶盲评、古街寻茶、老街问茶、炒茶王大赛等茶事活动。

  宋人吴自牧的《梦粱录》记述了过去杭州的婚姻习俗,男女彼此中意后,所谓的下“茶礼”,是确定男女双方婚姻关系的重要形式,茶被视为从一而终的象征。同时,斗茶是宋代独有“茗战”方式,用点茶法比赛茶汤的质量,要求汤花似粥米,冷却后有凝结之形……这些南宋遗风,成了如今杭州茶博会追古抚今的重头戏。

  谷雨当天,便是杭人全民总动员的“饮茶日”,无论是主会场,还是地铁沿线站点、火车站、机场以及各个区、县(市)的社区、茶馆,不间断地上演着茶艺表演、斗茶比赛、泡茶赠饮等主题活动,全民与茶相约,尽显城市茶韵。一茶一世界、一壶一人生,禅茶一味,千百年来,无论谁人,都爱其几分。

  茶馆遍布,茶与杭人有无尽渊源

  近期,新出版的杭州官方英语旅游书《Hangzhou at a Glance》中,马云在“Jack Ma on Hangzhou"的篇章中,写下他与茶馆的故事:我爱杭州,还有什么城市能够与之比拟?这里有西湖,有茶馆。当我在孩童期间,经常与父亲一起在茶馆里,听评书,可以说,我在茶馆里长大,后来许多关于阿里巴巴的重大决策,也是在一个茶馆中进行。”

  无论是茶还是茶馆,与每一个杭州人都有数不尽的故事和渊源。目前,杭州坊巷间有1000多家茶馆,放眼全国,这样的密集度是数一数二的。这么多茶馆渐渐形成了几种流派,有以茶艺为主的,有专门讲究茶馆生态环境,也有集博物、欣赏、品茶于一体的文化性茶馆,还有茶农家的大院,只要是口渴了、贪杯了,都能喝到地道的西湖龙井茶。

  杭州的茶楼中,离西湖最近的当属湖畔居,“不能每天住在湖边,就找个临湖的窗子,斟上一杯清茶,看湖面如镜、古筝悠然,如此,也能与西湖做一次零距离交流”。在青藤茶馆,喝茶是茶馆里最重要的事,其次,这里有杭州的市井生活,老杭州人在这里聚集,讲着本土的语言,外来的茶客在此,或能寻得一丝“融入”之感,品着茶点,聊着琐事,晃晃悠悠的一天,轻松、自在。太极茶道苑,所有的栏杆、墙板均木纹显露,茶桌、凳椅都以天然见人,身着长袍的小二帮忙添茶,恍若梦中。当然,街巷深处,也有一些小茶馆,门面并不起眼,却是茶楼主人为寻得一丝宁静之选,比如孝丰路的“老茶缘”,老板只招待懂行的茶客。

  杭州,喝茶的方式有很多,喝茶的地方也很多。杭州资深的老茶客,会选择农家的大院,细品一杯龙井茶。无论是梅家坞还是龙井村,每天往来茶客不断,那一片山水环抱的连绵茶园,是外国游客来杭州必到的饮茶之地。而在龙坞茶镇,每家每户都种茶,每天都有陌生的茶客前来寻茶,坐在农家的院子里,面朝连绵茶园,视野开阔,无疑豁然开朗。

  不忙的时候,茶农们也愿意坐下来,与茶客聊一聊茶事,从对茶叶的培育,到品味杯中茶叶泡水的清香,这里或许没有太多艺术的修饰,却是实实在在的淳朴与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