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性侵案”反转?鲍毓明,你该为“道德”

 公司新闻     |      2020-06-20 05:37

毕竟在《南风窗》记者写那篇报道时,大部分对事件的描述也是李星星(化名)母女俩的一面之词。

但在发布稿件之前,记者也曾试图联系过鲍毓明,但在获知记者的身份后,他迅速的挂断了电话,没有任何回应。

直到4月11日,也就是报道发出的两天后,鲍毓明才通过中间人,对《南风窗》记者的提问做出了书面回应。

最初是星星的母亲在15年9月的时候,看到我想收养孩子的帖子。然后加了我QQ,我们才有了第一次交流。

还称李星星第一次报案,是因为他当时到了杰瑞集团工作,没有更多的时间陪她。“她觉得我冷淡了她,跟我吵架,我一生气不理她,她以为我怎么了,就报警了。”

鲍毓明在回应中一再强调,他和李星星没有住在一起,主要是通过QQ聊天,见面的次数和时间都很少,与李星星说的“对她进行了严格监控”不相符。

直到4月12日,财新网的那篇“反转”报道,在网上掀起了一股舆论大浪,把矛头直指李星星母女。

把“收养目的”称为“到了年龄就办结婚手续”:星星说爱我,愿意这样陪我一辈子;把“收养关系”称为“恋爱关系”:在2019年初,我还按她说的送了订婚钻戒;把“星星多次报警”称为“折腾”:报假案是她折腾的一种方式;把“星星多次自杀”称为“恶作剧”:他在朋友圈发割腕的照片,我冲进她的房间,发现照片是网上下载的;……

虽然财新网的那篇报道,都是根据鲍毓明提供的QQ聊天记录而写的。但这就能代表事实的全部吗?

我也相信一个高智商高情商的鲍毓明,不会蠢到去PS聊天记录,但他是一个深知法律底线与法律条款的人,如果要计划做这样的事,肯定是预先有所准备的。

所以在公安机会对事件还未披露调查结果时,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对任何一方的言辞都要保证一个中立的态度。

无论是李星星母亲说的,因为孩子从小多灾多难,想给孩子找一个养父,最后通过中间人与你取得联系,你甚至想和“母女”组成家庭。

还是你说的,与星星母亲在网上第一次联系,听到星星快14岁,觉得孩子有点大,而且自己单身不符合收养条件,星星母亲提出孩子到了年龄可直接领结婚证。

14岁的孩子,早已不是心智不成熟的儿童。而且还是一个女孩,身体也处于快速的生长期,即便你是真心想收养一个孩子,面对这样的孩子,你完全应该拒绝。

即便你与星星真是普通的收养关系,但孩子这么大了,很多青春期的心理和生理问题是无法遇见的。

事后有心理专家分析,靖恩对李坤诚的迷恋与依赖,可能是因为成长过程中对父爱的缺失。父亲的冷漠于暴力,让她在潜意识里不自觉地去寻找一个替代的父亲。

无论是“养父女”关系,还是你说的“恋爱关系”。但你都没有否认和星星发生过“亲密关系”。

是“性侵”还是“自愿”,是“14岁前”还是在“14岁后”,这些都会有相关部门做出判断。

孩子小,也没有受过正规的性教育,可能连性是什么都不懂。但你作为孩子的“养父”,你不但不保护一个刚满14岁的孩子,你还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能对于法律来说,特别是对“未成年性侵”的法律条款,很多人都不如你清楚,就像你面对媒体,义正言辞地说:我不可能触及法律的底线。

但在法律之前,还有一个叫“道德”的东西:一个规范我们的行为,一个警示我们的良心。

你为自己“洗白”的两个点:第一是,证明星星是自愿的,而且很爱你;第二是,星星不断报警,只是为了“报复”你疏忽了她。

她在书中写到:我原谅了他,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去。你们不能原谅他,因为其他女孩子才能活下去。

再来看鲍毓明提供的截图里,李星星与他的亲密对话,和李星星情绪上的反复无常,其实一点都不难理解。

李星星患有重度抑郁症和创伤性应激障碍。说白了,她有时候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和情绪的。

就像网上一个女网友在留言中自爆自己小时候被表哥性侵后的反应一样。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对表哥产生一种奇特的“依赖”,并伴随一些异常的行为。

而星星也许很早就生病了。你现在拿出这些对话来给正常人看,他们完全是无法理解的,反而回去攻击星星。

在《南风窗》的另一篇报道中,写着这么一句话:不一定要拼死反抗,才能证明这是强奸。

但那时孩子因为小,而且又是在一个孤独的空间里,很容易被洗脑,也很容易被控制。所以才会在情绪和行为上反复无常。

她还引用了已故著名民法学家杨大文的观点:温柔的反抗也是反抗,我们没有办法拿这种贞洁牌坊去要求现代的女子,一定要求她拼死反抗,才算违背自己的意志。

女孩因为孤立无援,只好依赖犯罪嫌疑人;可能会被洗脑;因为自责、内疚而迫使自己“爱”上犯罪嫌疑人,这是心理上的一种自我保护。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件事在持续的发酵中,得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的重视,已并派出督导组赶赴山东。